Tuesday, October 21, 2008

Plath: Gigolo

Sylvia Plath Collected Poems

No. 218

  Gigolo
Pocket watch, I tick well.
The streets are lizardy crevices
Sheer-sided, with holes where to hide.
It is best to meet in a cul-de-sac,

A palace of velvet
With windows of mirrors.
There one is safe,
There are no family photographs,

No rings through the nose, no cries.
Bright fish hooks, the smiles of women
Gulp at my bulk
And I, in my snazzy blacks,

Mill a litter of breasts like jellyfish.
To nourish
The cellos of moans I eat eggs---
Eggs and fish, the essentials,

The aphrodisiac squid.
My mouth sags,
The mouth of Christ
When my engine reaches the end of it.

The tattle of my
Gold joints, my way of turning
Bitches to ripples of silver
Rolls out a carpet, a hush.

And there is no end, no end of it.
I shall never grow old. New oysters
Shriek in the sea and I
Glitter like Fontainebleau

Gratified,
All the fall of water an eye
Over whose pool I tenderly
Lean and see me.
        29 January 1963

第218首
   舞男
      希薇娅·普拉斯(1932-62)
怀表,我踢跶得真好。
街道是蜥蜴出没的裂沟,
两壁陡峭,有洞穴用以藏身。
还是在死胡同见面最好,

一座丝绒宫殿
以镜子为窗。
人在那里很安全,
那儿没有家人的照片,

鼻子上没有环、也无哭闹。
明晃晃的鱼钩、女人的笑
大口吞咬我的躯干,
而我,超炫的黑色装扮,

把水母般的乳房研磨成一堆垃圾。
为了滋养
大提琴的呜咽,我吃鸡蛋——
蛋和鱼、基本营养、

催情的乌贼。
我嘴角下垂,
耶稣的嘴,
而我的机车已到达其终点。

我的金关节
唧唧咕咕,我以这种方式
将母狗变成银的涟漪,
这样就卷起了地毯,一片静寂。

还没有终点,没到它的终点。
我将永远不会变老。新生的蚝
在海中尖叫,而我
闪闪发光,就像心满意足的

枫丹白露,
整个这片落下的水,一只眼睛,
我温柔地倾身到这潭水面,
看见了自己。
        1963年1月29日

      Self-Portrait by Sylvia Plath (1951) 《自画像》(十九岁)
譯按:
這首詩可以説是普拉斯最後一首直接謾駡休斯的詩篇,也是被絕大多數普拉斯學者忽視的一首詩歌。像她的大多數憤怒詩一樣,這首詩有其缺點,尤其表現在人稱的混亂上。但從某個角度看,這首詩卻又是非常典型的普拉斯詩歌,主要表現在意象和語氣兩方面。代表性的意象包括:環、鈎子,鏡子、池潭、眼睛,溝、裂口、洞穴,機車/引擎,以及與嘴相關聯的聲音和動作如吃、吞咬、尖叫等。她常用環/指環與鈎子象徵難以擺脫的羈絆或者難以抵制的陷阱;從1959年開始,鏡子、池潭、眼睛進入她的詩歌意象庫,這三者互相聯係有時難分彼此,既可是説是詩人自己的(潛)意識也可以説是詩人發現自己的手段,尤其是這雙關的eye/I(眼/我)像凝視深淵一樣地看著池水的鏡面,既看著自己的影子又看著自己的靈魂至深處。與嘴相關的動作和聲音代表著兩三個方面的意義,但是在這裡需要指出的是普拉斯詩中特有的對被吞噬的病態恐懼,這無疑會被認爲是她脆弱的精神狀態的外顯。與這種脆弱相對照的是這首詩的語氣,普拉斯式的虛張聲勢或者說自我強制性的表演恐怕是任何人都學不會的。她往往將身體的運動機械化成爲一種無窮動似的動力。在這首時里,純金的關節唧唧咕咕(俗稱“磨牙”,這裡應該是轉化了鑲金牙齒毫無意義地喋喋不休這個意象)成爲她對付世界的動力(“将母狗变成银的涟漪”),對應了上面的“把水母般的乳房研磨成一堆垃圾”。這裡,但是詩人用的是jellyfish這個詞,指海蜇,從形象上看理解為海蜇自然,同時這個字還暗含著到處粘乎的東西,也就是赭釐,這可説是舞男的隱喻。但是这里的浮標还指破漁網沒有用的被扔到海上的浮標。另外一種顯示她語氣的方式就是:我看到一個全新的我,或者如這首詩中的“我将永远不会变老”。這首詩的結尾我想沒有讀者會感到陌生。

1 comment:

Blogger said...

Did you consider picking the most recommended Bitcoin exchange service - YoBi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