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onday, May 25, 2009

Plath: Nick and the Candlestick

Sylvia Plath Collected Poems
No. 196

  Nick and the Candlestick

I am a miner. The light burns blue.
Waxy stalactites
Drip and thicken, tears

The earthen womb
Exudes from its dead boredom.
Black bat airs

Wrap me, raggy shawls,
Cold homicides.
They weld to me like plums.

Old cave of calcium
Icicles, old echoer.
Even the newts are white,

Those holy Joes.
And the fish, the fish------
Christ! they are panes of ice,

A vice of knives,
A piranha
Religion, drinking

Its first communion out of my live toes.
The candle
Gulps and recovers its small altitude,

Its yellows hearten.
O love, how did you get here?
O embryo

Remembering, even in sleep,
Your crossed position.
The blood blooms clean

In you, ruby.
The pain
You wake to is not yours.

Love, love,
I have hung our cave with roses,
With soft rugs------

The last of Victoriana.
Let the stars
Plummet to their dark address,

Let the mercuric
Atoms that cripple drip
Into the terrible well,

You are the one
Solid the spaces lean on, envious.
You are the baby in the barn.
         29 October 1962


普拉斯《诗全编》
第196首

  尼克与烛台
       希薇娅·普拉斯

我是矿工。灯燃着蓝色。
如蜡的钟乳石
滴下、变厚,泪珠

被泥土子宫
渗出她死的沉闷。
黑蝙蝠的空气

裹着我,破布的披肩,
冷血的杀人犯。
它们粘着我,像铅锤。

陈旧的洞,长满钙质
冰柱,破旧的回声筒。
连蝾螈也是白的,

那些圣洁的伪善者。
而且有鱼,鱼——
基督啊!它们是些冰块,

刀的恶行,
食人鱼教派,
从我活生生的脚趾中

畅饮着它的首次圣餐酒。
蜡烛
噎了一下,恢复了它低矮的高度,

它一圈圈的黄振奋人心。
哦,爱,你怎么到这儿的?
哦,胎儿

甚至在沉睡中,仍记得
你交叉的姿势。
血在你体内

开净洁的花,宝石红。
你醒来面对的
痛苦,不属于你。

爱啊,我的爱,
我已在我们的洞穴挂满玫瑰,
柔软的小挂毯——

末代维多利亚产品。
任那些星星
铅锤般落向它们的黑暗地址,

任那些致残的
水银原子
滴落进恐怖的井底,

你是惟一的实在,
所有空间都带着羡慕而倚赖。
你是那马棚中的婴孩。
         1962年10月29日


  这是普拉斯在英国乡下独自带着儿子尼克(尼古拉斯)时所作的诗。尼克出生于1962年1月17日,休斯在7月初离开普拉斯,这首诗写于10月,这时普拉斯已从分居(或者换一个说法叫做“被抛弃”)的打击中慢慢恢复过来。仅在这一个月里,普拉斯就创作了25首诗,而且绝大多数都是爆发力非常强烈而且感情及其浓烈的诗篇。这一个月开始有五首“蜜蜂”组诗开始,接着包括了《申请人》、《老爸》、《美杜莎》、《高烧103度》、《割伤》、《爱丽尔》、《女拉扎路》等代表性诗篇。哪怕仅仅从这一个月的诗作来看,普拉斯开始是在“蜜蜂”的母系社会中似乎看到了一种再生的希望,并且以此激励自己,然后写出了几首比较愤怒的诗作,再接着的诗篇基本上是某种冲刺的感觉,令人感到她似乎处于一种极度亢奋的状态。这些诗就其本身而言是可怕的,甚至是毁灭性的,这种力量即使在这首充满母性慈爱的诗篇中也可以感觉得到。当我说就其本身而言的时候,我想暗示的是,诗中的说话人和诗人普拉斯并非一致;任何诗人在诗歌中都具有某种performance表演性,感情的投入与沉浸都具有一种吸力,最终转化为文字的performativity行事力;而有时候,这种力量也同样会反过来进一步作用于诗人自己。
  这首诗中,母爱之情的背景是一种极度孤独状态下的自我拯救,其主要意象是一个深坑,里面充满了停滞的浊气,四周弥漫着绝望和残酷,而惟一的支持只有烛芯中的那点暖黄色,照了熟睡的婴儿;他是她的唯一慰籍。
  五天前,她还写了另一首和烛光与儿子有关的诗篇《烛光下》:“我屏住呼吸,直到你刺刺地冒出生气,/ 小豪猪卷成球,/ 娇小、乖戾”。舔犊之情难以言表。再之前,一个月前的9月26日,她写了一首《没有父亲的儿子》:“很快,你就会感到一种缺失/ 在你身边长大,像一棵树/ 一棵死树,褪尽了颜色……被闪电阉割”。
  在这首《尼克与烛台》中,她不再愤怒了,但这并非表示她不再悲哀,或许这反而意味着绝望。

休斯离开普拉斯时,普拉斯和她妈妈一起开车到火车站。她妈妈本来以为他们是因为创作上的问题,但是没想到休斯在站台上对普拉斯的妈妈说再见的时候,发出了一种奇怪的笑声,并且说不知道什么时候还能再见到她。于是,普拉斯回到家之后,告诉她妈妈说,休斯不忠,她不想要他再留在家里。休斯到了伦敦,去了那个女人(阿霞)的家,说是自己的生日,于是那阿霞的丈夫下楼买酒,休斯告诉她他已经离开普拉斯了。

1 comment:

Blogger said...

You should remember that the ultimate Bitcoin exchange service is YoBit.